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lhrzrzlh的博客

无车无房无存款奔三北漂技术男;间歇性话痨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12语文第十一季 by 黄集伟  

2012-12-02 17:51:33|  分类: 文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http://www.huangjiwei.com/blog/?p=7725

→ 把笑话说冷大概是我唯一的特长。(onehow)
→ 白酒里有塑化剂,粉丝里有滑石粉,果冻里有烂皮鞋,酸奶里有臭骨头,包子里有淋巴肉,胶囊里有铬金属,蜜饯里有漂白剂,猪肉里有瘦肉精,火腿里有敌敌畏,腐竹里有吊白块,臭豆腐里有大粪,鸭蛋里有苏丹红,奶粉里有三聚氰胺,面包里有黄曲霉素,茶叶里有高毒农药,还有什能吃?(教父他爹)
→ 白修德像松脂逮住苍蝇形成琥珀那样捕捉了那个时刻。(张晓舟转索尔兹伯里)
→ 不要在年轻时候就长出一身傲骨,老了却活得没了自尊。(女超人Jo)
→ 好想在吉克俊逸脑门上画个月亮。(特里爷)
→ 荒唐的唐也是甜滋滋的(桑克)
→ “老板,这件夹克多少钱?”“500。”“卧槽,这么贵!那旁边儿那件呢?”“那件是新款,两个卧槽。”
→ 美国航母起飞官的手势意思:指挥官蹲下身,最后检查一下弹射器,如果一切正常,向前一指,起飞。然而中国的根本就没有弹射器,完全可以像俄罗斯一样,站着指挥。一个男生,向一个学习好的女生学习。什么都学,就连撒尿都学女生蹲着。中国就和这个男生一样。(猛禽转)
→ 你们都TM给少年派打那么高分,急的我想赶紧去麦当劳买一个派吃。(暖绵绵包子娘)
→ 让白领闭嘴的最好方式,是让他们都变成房奴和孩奴,小心翼翼,苦巴巴地活着。 (张鸣)
→ 人生有些事情就如打喷嚏,虽然你已经有所预感,却总是措手不及。(左堂堂)
→ 上午和妈妈去买菜,我问卖菜的大叔:“这是菠菜吧?”大叔答:“喵。”我又问了一遍,大叔还是答:“喵。”我觉得太可怕了,于是转身拉我妈赶紧走了……买完菜回家的路上,我又说起那个大叔,我妈告诉我那个菜的全名是“菠菜苗”。(佚名)
→ 收到女友的短信:“提前祝你光棍节快乐”。随手回道:“我有你啊,我又不是光棍。”过了一会收到回复:“你收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就是了。”
→ 太美丽太惊心太传奇太不可思议太浪漫的事都源于自我诠释。人生哪有那么多幻觉和奇迹,有的,就是平实到残忍、残酷到无奈、惆怅到麻木的真面目。可,你又不能没有那些小温情小美好小幻想小内心戏,否则现世就是地狱。一切看似无用无聊的东西都是灵魂的奢侈品。“我希望你配合我回头,我配合你哭。”(庄雅婷)
→ 讨检验制度好坏二法:1、美国人奥尔森说:“开放边界,看人往哪里跑就知道了。”2、中国网友说:“不用开放边境,只看贪官和官二代往哪里跑,就知道了。”
→ 《万箭穿心》。刚要恨女主角的时候,情节突然转了。以后的人可以从这部电影里看到真实的中国人,压抑的男人,焦虑的女人,面无表情的孩子们,就像我们能从山田洋次的电影里看到真实的日本人。(卓别林)
→ 我对男人的要求是:花心不行,花心思可以。(为爱皮)
→ 我们太多的钱花在摆阔气,供眼睛享受。(茅于轼)
→ 我姓坚名强,只要没死,就能笑得猖狂。(臆想结)
→ 一个中年人整天被“感动”包围,这是非常可疑的。(朱白)
→ 有人热泪盈眶,会场掌声如潮,这真是一次湿乎乎的大会呀。(稀饭的饭)
→ 有些时候我自己就感觉是漂流在海上一样,生命中总有一些困惑出现,突然间会觉得生命是没有意义的,信仰也是没有意义的。当我们如果真的漂在海上,就会有那些精神上的东西浮出来,会抬头问苍天。(李安)
→ 在家抽烟,王先森表示很不满,说我放毒气:“我知道,你就是想把我毒死了,好去上长江商学院!”我冷冷道,来不及了,现在长江商学院估计女生比男生多。(蔡一玛)
→ 早已死在你心里的人,在外面再怎么折腾也诈不成尸。(翡柏)
→ 这个世界上最容易把人整哭的话就是“不许哭坚强点”。(泛黄的流年)
→ 中国人应该是属于那种“没吃过猪肉,看见猪跑还跟着一起跑”的人。(9度秋裤)
→ 中国文字厉害:北京就是背景。上海就是商海。欲望就是渔网。老公就是劳工。晚上就是玩赏。云雨就是孕育。升职便是升值。同居便是痛聚。誓言就是失言。男人就是难人。理想就是离乡。缘分就是怨愤。失去就是拾取。 清醒就是庆幸。结婚就是皆昏。 高考在6月7、8号吗?意思是:“录取吧”。(勤声涌动)
→ 中国最恶心的几件事 一,听贪官污吏做廉政报告;二,听坑爹畜生说人要有良心;三,听爱吃野味者说要保护动物;四,听献媚权势的人说要讲究气节;五,听日后提拔的女官员说她们如何自重;六,听表哥说表都是亲戚送的;七,听官二代们说奋斗全靠他自己。(佚名)
→ 中华民族到了最可笑的时候,每个人都被迫着发出最后的笑声。(佚名)
→问:咱最高管理层的7个大哥是按什么标准选的?答:不清楚,反正看起来不像是完全按星座。(王兴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